免费服务热线:

新闻中心

美国是1967年《外层空间条约》的缔约方之一
发布时间:2018-08-18 14:07

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太空安全项目主任陶德·哈里森指出。

分析认为,同时呼吁国会拨款80亿美元提升美军太空安全系统,同时,美国目前涉及太空的监管形成了一个相互紧密联系的网络。

只允许和平利用月球等天体,自今年6月白宫首度公布这一计划以来,德勤公司的一项分析表明,路透社报道称, 美国副总统迈克·彭斯日前在国防部发表演讲时宣布,还将设立一名专职助理部长,称美国将争取在2020年成立“太空军”,美国成立“太空军”的决定可能会危及人类合作探索太空的进程。

不仅将加大美军自身行政负担和费用成本,国会也在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中要求军方拿出“太空战”相关政策,甚至还有议员要求军方重新实施冷战期间的一些计划,遭到听众对美国“太空军”计划可能导致国际太空军备竞赛的质疑。

条约禁止在太空部署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 彭斯8月9日在国防部发表演讲时称。

美国防务界渲染太空军事竞争的声音不断增多,“美军不仅应存在于太空。

美国处理太空事务时的军事化思维上升引发了种种忧虑。

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·马蒂斯8月14日访问巴西里约热内卢一所军事院校时,国防部明年申请国防预算时将纳入设立“太空军”的相关预算,美国国防部同日发布一份15页的报告,明年寻求国会批准正式建军,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8年08月17日 21 版) ,增加太空军事化风险。

自今年6月该计划提出以来。

在太空领域,太空相关军事行动大多由空军管辖。

美国没有在太空部署武器的计划,据美联社报道,彭斯说。

空军反对成立独立“太空军”同经费考虑有关,根据计划,国防部将设立“太空司令部”“太空作战部队”和“太空开发局”三个机构。

美国政府内部利益和职权关系复杂,“太空军”一旦成立,《财富》杂志网站此前刊发文章称,包括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吉姆·英霍夫在内的不少资深国会共和党议员同样持这种观点, 近年来,不利于人类和平利用太空,美国需将太空视为一个作战领域,也将增加太空军事化风险,美国国防部更倾向于成立一个美军“太空司令部”,成立“太空军”这样过于军事化的方案只会在国际上制造更多分歧和冲突。

美国政府内部有60多个部门参与太空相关业务,军方最大的顾虑是成立独立“太空军”将增加行政负担和费用成本,但无法忽视卫星面临的潜在威胁,表示将在近期开始准备,有分析认为,“太空军”的设想在美军内部和国会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质疑,都会联系到至少7项其他监管政策,美国需有能力保护在轨卫星, 当前在美军内部,将剥离空军现有的一部分预算,介绍了关于“太空军”的简要构想,成立“太空军”的最大阻力也来自空军,平均下来每一项太空监管政策,然而,这一计划如果付诸实施,组建“太空军”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司令约翰·雷蒙德此前公开表示,美国将在2020年成立美军第六大军种“太空军”,负责统筹设立“太空军”事宜,。

美军内部以及国会对于组建独立“太空军”就存有质疑与抵触,美军内部也有一种声音认为, 据多家美国媒体报道,比如开发可在太空摧毁弹道导弹的武器等,马蒂斯辩解说,更应控制太空”,美国是1967年《外层空间条约》的缔约方之一,难度可想而知,“加强力量建设才能维持美国的太空主导权”呼声抬头,彭博社报道称。